寒冬不“寒”冬日暖“阳”暖心田

云南兰坪深处大山之中,冬季湿冷,为了备考期末考试的孩子们下课后可以喝上一口热水,少跑几次水房,一批特殊订制的大号保温壶,在这个冬天来临之际,被悄悄送到兰坪一中孩子们的手中……

这次暖心之旅,恰巧发生在24节气“小寒”之前。让寒冬不“寒”,阳光的此次温暖举动,也引起了关注。

事实上,不止是云南兰坪一中阳光自强班的孩子们,为了帮助大山里的孩子实现梦想,阳光保险自2018年启动“双生计划–万名贫困学生帮扶计划”以来,通过“一对一”“包班”等形式,以每人每年1200元的资助标准,定向帮扶万名“三区三州”及国家级深度贫困县的学生。其中,“万名贫困学生帮扶计划”中“包班”捐助高中生项目覆盖了“三州地区”2018年入学的全部高中新生。这笔资助从高一入学开始,直至高考结束。截止目前,该计划已捐助10200余人,累计捐助资金超过2000万元。

付费自习室受欢迎,背后是人们日益增长的学习动力和热情。每到考试季,各大图书馆人满为患、一座难求,自习室占座引发的纠纷也不时出现,反映出公共学习空间供需不平衡的结构性矛盾。如何寻找一处安静的学习空间?付费自习室恰好部分满足了这一现实需求,为学习提供了便利。在这个意义上,既利用市场化手段增加城市公共学习空间供给、满足人民群众快速增长的学习需求,同时也塑造城市学习气质、营造社会学习氛围,付费自习室不失为一种有益尝试。

兰坪地处云南山区,海拔高、昼夜温差大,当地学校里没有暖气等供暖设施,在与学校老师仔细了解了孩子们的日常学习、生活习惯后,阳光保险爱心基金会最终计划为孩子们专门订制一批“爱心加油杯”。

为了能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现代社会保持优势、提升自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考研考证、职业教育等学习途径。付费自习室的出现,为缺乏独立学习空间的人提供了一个学习场所。业内人士介绍,付费自习室在北京的快速增长,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大多开办在写字楼或者高校较为集中的城市区域,以上班族和在校学生为主要目标群体。在各类考试密集的下半年,尤其是某些重要考试的前一个月,自习室的上座率明显高于考试淡季,寒暑假的上座率也会高于平时。这些或忙于复习备考,或单纯学习“充电”的背影,构成了城市里的一道独特景观。

两年资助,两年情深。阳光保险扶贫事业的用心、贴心、暖心也得到了孩子们的积极反馈。从他们陆续寄给守护他们的“张伯伯”的来信中足以看到,在阳光温暖和正能量的感召下,孩子们的人生梦想正扬帆起航,迈向希望的彼岸。 

据了解,张维功与云南兰坪一中这一批阳光自强班的孩子们,已经结缘两年了。

而阳光保险对于教育扶贫的参与方式,已不再是简单的“一捐了之”,孩子们的能力塑造、人格养成也成为其关注的重点。2019年9月,在开学第一天,张维功和阳光保险志愿者们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和阳光的温暖,对兰坪一中的孩子们进行了一次爱心探访。大家一同升国旗,共同开启新学年的“开学第一课”。课上,张伯伯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孩子们解答成长困惑,鼓励他们勇敢实现人生梦想。

中国正走向学习型社会,许多城市也正在成为“书香城市”。从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的社区图书馆,到24小时营业的城市书店,再到崭露头角的付费自习室,都折射着这一趋势。满足更多群体对学习空间日益增长的需求,搭建全民学习的广阔空间,有赖社会各界携起手来,做出更多努力。比如增强公共文化供给、在社区设置公共学习空间、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开放图书馆,等等。多方形成合力,才能推动学习型社会建设行稳致远。

尽管12月份是全年最忙的时候,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却仍牵挂着这群在云南山中为了改变命运而努力拼搏的孩子们。时值年末,正是孩子们备战期末考试的紧要关头,张维功特意给孩子们写了一封情词恳切的信,勉励他们在新的一年里学习成绩更上一层楼。

一份小小的冬日礼物,从前期调研到后期订制,都融入了阳光保险开展扶贫事业的“用心”和“真心”。让扶贫有温度,正是阳光保险扶贫践行的准则。

据了解,这批“特殊订制”的保温杯在设计上也颇费了一番巧思:保温杯的外盖可作为水杯,在兼顾保温效果的同时,让孩子们在想喝热水的时候可以随时饮用;而超大容量的设计更能减少孩子们的打水次数,从而节约了宝贵的学习时间。

几排长条形桌子被分隔成一个个小格子间,每个独立空间都配备了插座、台灯等设施,规模稍大的还有休息室、讨论室等不同功能分区……最近,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城市,相继涌现出一个新鲜事物:付费自习室。据了解,北京的付费自习室目前已超过30家。

作为新的商业形态,付费自习室才刚刚起步,未来如何更加精准对接人们的学习需求,完善行业标准,是这一新业态发展需要考虑的问题。目前,付费自习室存在进入门槛较低,可复制性强,服务、盈利模式过于单一等问题,甚至出现过少数商家借机圈钱、卖出预付费卡后“跑路”等乱象,亟待加强监管。从业者也需要进一步加强自律,提高服务水平,提升消费者的学习体验。同时,付费自习室目前面向的群体还比较单一,未来有必要向更多有学习意愿和需求的群体拓展。比如,一些社区居民以及老人、孩子等,都有着较强的学习需求。如何在商业模式和公共文化供给之间寻找平衡点,有待各方在实践中共同探索。